logo logo

人性、水泡 、棋子

2006年1月13日,下午5点20分,曾为一妇女治疗跌伤的尾骨,除了给予药物、针灸及电针仪治疗外,也给她不超过10分钟的tdp热疗,由于诊所即将休息,无法给足20分钟的热疗,出针时,皮肤没有看到红晕。更没看到烧伤的迹象。5点30分,病人拿药离开时,也没有任何投诉。过了将近一年的l时间,竟莫明其妙的收到被投诉的通知书,要求做出解释,之后全无下文,辗转两年有余,再度收到被提控的通知书,提控我的人竟然是•••••

听证会第一天,中医同道,亲友们都前来支持,却被人下逐客令,此人权力非常之大,除了大声呼喝,指责中医同道及亲友们非法聚会外,并恐吓报警捉拿。此时;大家才获知这是一个秘密审讯,曲未终,人先散,奉公守法的同道及亲友们逐个离开,唯独孝顺的宝贝女儿心疼老妈,多次遭受驱逐也不离开,毕竟在外国留学五年,她知道什么是人权。如果是非法聚会,此人会如此轻易放过?

三天的“密室”审讯,几经作战,寡不敌众,虽有“名律师”代表,却没有做足功课,该反驳的都没有反驳,一直认为我为病人所做的防范措施非常足够,比如:床头设置的紧急呼叫按钮,灯的正确照射距离,不超过10分钟的热疗等,都在安全治疗范围内,;对于一些被扭曲的事实,却不加以反驳,名律师以自己的十分专业的经验告诉我,从资料显示病人看病的日期与证人(病人的姐姐)的证词,和宣誓资料不一样,按照法庭发假誓是要坐牢的,律师也非常有把握的认为三粒小水泡是很小的事情,无论谁是谁非,即使在法庭都会让当事人庭外和解,更何况只是一个法定机构,“名律师”自信足足,劝我不必担心,殊不知小事却被“大办”了。原来在那个地方,黑的可以改成白的。庭外和解更加不可能,因为那不是法庭,况且,和解就没戏唱了。

由于深感含冤莫白,知情者无不愤愤不平,特别是西医的证词。。。。在总结陈词时被改成。。。。在中医同道、亲友及诊所病人的鼓励下,我终于决定向高庭提出上诉,原本准备聘请律师,也准备了三万元的律师费,但在另一位很有专业道德,很有爱心的律师的鼓励与义务协助下,我毅然选择自我辩护。

2009年7月16日是我难忘的日子,原以为能上诉得直,没想到人权大过天,许多亲友、病人及中医同道在高庭为了我凄然泪下,既然没得审,仁慈的法官虽然无法帮我推翻原判,却以速战速决的方法帮我省下律师费,在对方要求我付30多千的律师费,对方被法官指责后,只让我付12千,法官对于漫天开价的索费,很想知道这么一件小事,我究竟花了多少钱,当法官知道一个录音翻译卡带被索取一万六千五百元时,也加以指责,很可惜,我还来不及把审讯的庞大律师费告诉法官,否则,将会听到法官更多的指责,唉!肉在砧板上,任由人宰割。这也难怪,因为这些钱可以养很多人。

所有前去支持的人原本情绪非常激动,后来知道法官让对方还更多的律师费,他们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他们告诉我,当时很想为法官鼓掌欢呼,同道及亲友们认为法官对我的仁慈有目共睹,上诉峰回路转使我在伤心之余,破涕为笑。同道用“虽败犹荣”来安慰与鼓励我,令我非常感动,在上诉之前,大慈善家黄马家兰以她丰富的人生经验告诉我,打赢官司不代表你是对的,打输一方也不一定是错的,劝我别在意,重要的是自己问心无愧,我非常认同她的说法,尤其是中医界的圈子有多大?几乎都是认识的,自古同行相轻,掌权人一旦是你的仇人,或曾经和你有过节,或你的知名度盖过他,那你可就•••••。同道们认为这一次能把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实及同道们的心声向法官陈述就已经足够了,(同道们要我让法官知道那些人不让和解,害到一些同道因小事故被提控而染重病,甚至失踪,有传说那失踪的同道因肺痨病加上忧郁症而自杀。)结果是执法机构和不肯罢休的病人吃鸡蛋,都拿不到钱,白忙一㘯。

经一事,长一智,在此提醒我们的同道们,今后诊病要加倍小心,步步为营,今非昔比,人心叵测,同行更不应该相互排挤,应学习西医的同行团结精神,共同提高中医的尊严与地位,中医不是犯人,应该受到管理而非管制。

管司拉了三四年,病人也不能索取到任何赔偿,想起她在密室供证时埋怨说她花了两次宣誓费,哦!还有交通费和时间,唉!一颗棋子!地球病了,人类也病了!难怪天災人祸不断。

IMG_6063 Tx  S

bottom

没有评论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comment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bottom